让心灵在土壤中成长

Power by Neter.aspx  Belong to 生活随笔  PubDate is 2011-09-03


一日,儿子指着字典中,的‘泥’字问是什么意思,就是粘土和水混合成的半流体,像泥的东西,我在忙里偷闲顺着字典解释着,四岁的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儿子还愣着,我就抚摸着儿子的头说;你见过土吗?他点点头。就像橡皮泥的样子,哦,我知道了,儿子干脆地合上字典,从他的表情我看出他已理解了,我微笑着轻摇头走出他的房间,站在阳台上,张望四周,希望找些土壤,让他触摸,让他闻闻土壤的芳香……

眼前是干净宽大的柏油路,一幢幢的高楼大厦,一座座的厂房,一个个烟筒,大小汽车飞驰而过,若的两旁的柳条轻轻的摆动,好像一个垂头丧气的落选青年。

虽然我知道那些柳树是真的,可是总觉的是假的,因为它们像受刑一样站在一旁,像犯了错误的孩子,让人可怜又生气,有一日,信步走在公园路,见眼前一团粉红,呀,我眼睛一亮,樱花。桃花,我心花怒放一脸桃花,想好好贪婪一番,朋友一旁不冷不热说;仔细看看,是真是假,慌张怀懝仔细片刻,那种兴奋在惊叹之余心种有一丝失落,朋友嘲笑我都没看树根底下有没有土壤,也不看是什么季节。是的,为了生活,好长时间没看生活了。

以后,在茶馆会看见,翠绿的竹子,古老的大槐树,火红的枫叶,无名大叶子树,栩栩如生,我问老板,为何不弄些土壤,种些花草,抓几个活生生的小鸟鸣叫几声,放着轻柔的音乐,不是更好,老板古怪地看看我,把土放在这儿‘脏’

真的,我也怕脏了。就想起了有一天我前面走着一位美丽少妇牵着一只漂亮的狗。正欣赏他的背影,一口痰从樱桃般的嘴飞到一边绿茵茵的草坪上,漂亮的小狗跑到那里闻闻,添添。。。。。。,美丽的少妇大声喊着,那狗却在痰的前面拉泡屎,她目不斜视‘高贵’地走了,真的,那永远的脏。。。。。。破坏我的心情了

对土壤,泥,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因为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下雨时,光着脚丫踩在乡间的泥路上,软软的,凉凉的,滑滑的,用泥捏着小狗小猫之类的动物,怕母亲说我疯。母亲却温和的说;泥土是爱干净和勤快的人。母亲洗净我的双脚,粉白粉白的脚掌淡粉色的指甲,像刚出土的马铃薯,我闻到了泥土的清香,说起马铃薯,我最爱和母亲在湿漉漉的土壤挖土豆和红薯,睁大眼睛看母亲用锄头翻动着新新鲜的黄土,白生生的土豆跳跃我的眼睛,红艳艳的红苕使我眼前一亮,母亲的锄头如同魔掌一样创造奇迹,让我惊呼,它们埋在土里,出来时咋这么干净呀,傻女子,泥土能净身,只要人心净,身则净呀,人吃地一辈,地吃人一口,夕阳的余光洒在母亲的身上,乡村的炊烟给村庄系上腰带,我光着脚丫踩在松软的土壤中,痴痴的望着母亲,觉的母亲像文人,母亲其实目不识丁,她却晚上会敲着木鱼念道,一念心淸静,处处莲花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

出淤泥而不染,可观不可近也,虽然我很欣赏这篇文章,更爱文中的荷花,高贵,纯洁,正直……真像变一个小泥鳅和淤泥交流,是不是没你荷花能高贵不?

后来的后来,我最终变成小泥鳅了,一方人土养一方人,万物有灵性,都需要阳光,心灵的土壤要扎深,才能结果,正所为诗从生活中来,也要回到生活中去,如果诗是花果,生活便是土壤。

林黛玉不是说质本洁来还节去吗?我不知道和母亲的人吃地一辈,地吃人一口能相齐并论?只是有时我的人做得茫然时,我会站在阳台上,看着远方黄色的土壤,或看着土壤上面的那些生命,我心里就会潮湿,爱心,感恩,理解,原谅,满足,会一齐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