寞晓灏对落叶的情感

Power by Neter.aspx  Belong to 心情日记  PubDate is 2010-12-10

  文:寞晓灏

  寞晓灏轻轻地踱着步,徘徊在孤寂的夜里,两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秋已到了叶满地飘舞,我的思绪也在飘扬,也许这就是落叶的。

  ————序

  我没有十分在意落叶沉重地飘落,只是不经意地发现便转过头来,变的。事实上我一直都是这样子沉默,似乎与这世界并没有共同默契,我了独来独往的日子,我彻底地想要抛掉,我不想让它成为我的束缚。

  曾经我认为友情是经得起的考验,就像金子只有经过时间的磨擦才会发出亮光。可是现在它变得越来越不堪一击,就像被举得高高的花瓶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地上的碎片,于是担惊受怕。我毅然地选择,寞晓灏厌恶那些用来掩饰的人,我宁愿看到的是冷漠无情的面孔,也不愿看到虚伪的。可是……

  突然一枚枯叶轻轻飘落在我的额头打断了我的思绪。猛然抬头,它早已落地上,那一片染着淡黄色的叶子是那么焕发光辉,从旋转变得低沉,而亲切的那一刻也是这么引人眼球。可是为什么这么漂亮的一片叶子要选择远离群体而飞到这空空的角落呢?难道它也是孤独的家伙吗?心中掠过一丝还有一个伴陪着我。

  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捧起它,静静地注视它,我惊奇地发现它身上的每一条线痕都露着它的辉煌,每条都与阳光的颜色有点染,仿佛是在互相照应。它是在感叹的短暂和吗?

  突然间,心里闪过一种想要呵护它,收藏它的。于是,紧紧地把它握在手中像握着一件稀世珍宝,紧紧的。不知不觉有一种微妙的力量从手中穿透手背。我的心猛一惊,难道那是叶子在挣扎吗?为什么固执地想要甩掉我的手掌呢?难道它也想获得吗?不知为何我的手轻轻地松开了,还没等我完全松手它早已回到原来的位置。我的手像被钢针扎了一下,是我的自私害了它。它是那么固执地生命的,吸收着树枝的营养却安然回归自然回报大地,而我呢?像个吸血鬼一般冷酷无情地吸吮着身上的血直到他们变成干枯的尸骨不能为我们服务为止,我又以什么方式回报了他们了呢?

  同样是孤独,同样的位置,为什么树叶如此坦辞而我却不能,连细微的叶子都有感情,难道我连一片小小的树叶都不如吗?不,我不承认。我为什么要如此悲观呢?我又有什么理由对待?花季的岁月本应如诗如画,为什么要给明净的天空抹上一层黑云呢?落叶回归大地本是自然规律,此时的它已不再是自然的孤独,也不再是生活的凄凉,而是生命的悲壮。

  “落红本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落叶在严冬中把寄扎在孕育春的萌芽。我呢?要在困境中用把寄扎在春天,来迎接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