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浅念微时光

Power by Neter.aspx  Belong to 心情随笔  PubDate is 2015-04-28

天气有些燥炎热,徐风吹起,有些心慌烦躁,夏瑾瑜晃了晃背在肩上的包,无精打采的在大街上走着,安子濯的电话正巧这时候打了过来进来。

“你干嘛呢?”他轻声问道。

“拎着包准备回学校啊。”夏瑾瑜口气淡淡地回答道。

夏瑾瑜望了望街道两旁茂密的行道树,顿时感觉凉爽极了,茂密的枝叶正好掩盖住了她的长发,妩媚动人,随凉风涩涩起来飘起来,回眸一笑起来脸上的小酒窝轻抚浅动,特别迷人,可人喜爱。

“最近还好吗?”

安子濯口气略显微叹的问道。

2.

 

夏瑾瑜和安子濯是大学同学,只不过两个人不是同一个专业而已,但。安子濯是医学院的要读五年,所以他们毕业之后一起面临了着找工作的迷茫。

记得刚上大学那会,的时候夏瑾瑜所在的学院举办了一场音乐会比赛,外地的学生被导员安排凑数做观众,夏瑾瑜想和音乐的学院的学霸们合影照,而正好碰见安子濯在舞台下面拿着相机“咔咔咔”的拍照,于是就这样在不经意间认识了。

认识后她才知道,安子濯读的是医学院,而夏瑾瑜则读的是机械学院,两个人的专业没有任何交集,不过安子濯爱摄影,经常在各个校区乱转悠拍校园一角,似乎天 天闲得要死。不仅如此,夏瑾瑜每次去上课的时候总都能碰见他,安子濯也总会上去和夏瑾瑜搭讪说话,一来二去,两个人自然而然就熟悉很多了。

那一年,夏瑾瑜和安子濯两个人常常通电话,其实都是一个大学的啊,只不过不是一个校区,安子濯没课的时候就会过来啊,他们两个还经常一块吃饭,但每天晚上还是能聊上几个小时的,感觉总有说不完的话。

室友总是对夏瑾瑜嗤之以鼻,切,又不是男朋友,干嘛有这么多的话要说啊?

有啊,因为安子濯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夏瑾瑜并没有告诉她的室友,她只是在心里这样想着而已。

夏瑾瑜是理工生,直到开学后,夏瑾瑜才知道自己学的是画画,对于夏瑾瑜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又是画画!学了五年的画画了,夏瑾瑜感到厌烦了,她自己不想再画了,想把绘画彻底放弃了。

幸运的是夏瑾瑜认识了有过绘画特长的安子濯,他帮夏瑾瑜补习了几个月,终于让她打消了彻底放弃绘画的事。

为了感谢他,夏瑾瑜在校外一个叫“俏江南”的餐厅请他搓了一顿,安子濯毫不客气的点了一大桌,吃完饭以后他们就一直在学校里绕啊绕,绕到凌晨2点了,路过一个街灯的时候,安子濯突然指着他的影子说道:“你说我能不能把我的影子覆盖在脚底下?”

夏瑾瑜立马狂笑了:“怎么可能,你在开玩笑吧?”

“咱两打个赌怎么样,如果我做到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我做不到,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就安子濯身上那点肉,能做到才怪,稳赚不赔的生意,夏瑾瑜我赌气地说:“好!”

没想到他真的走过去,身子站直,往前一倾,身子就把影子压住了,夏瑾瑜张了半天嘴,才发现自己被他诓了,安子濯这家伙知道自己有胜算才会去打那个赌,而夏瑾瑜则无辜的上了当,却欠他的成了理所应当。了他一件事。

3.

当夏瑾瑜他们学院的人一致 认为安子濯和夏瑾瑜在谈恋爱的时候,夏瑾瑜的舍友和她舍们则友聊聊到了安子濯曾经喜欢过的一个女生,那是安子濯的初恋,单相思的第一次。高中喜欢过的女 生。彼时,他们在A楼的楼顶,一人拿了一罐啤酒,安子濯说起了她,那是一个陈赫和于婧式的初恋,不同的是,安子濯坐在她的后面,喜欢画她,她负责帮助文化 课不好的安子濯补习。

安子濯喜欢那个女生,似乎觉得那个女生对他也有意思,但是安子濯胆子很小,特别是大学之后,女生在北京,他在山东。

不知道为什么,夏瑾瑜违心的说到:“喜欢你就去追啊!你不告诉她,她怎么能知道你的心意呢?”

安子濯像是觉悟了一般,突然猛拍夏瑾瑜的肩膀说道:“暑假放假我就去告诉她!”


夏瑾瑜狠狠的捏了下易拉瓶罐,眼神里充满了悔意,拽捏下自己的大腿,愣愣的把自己折磨了一遍,有些懊恼后悔自己说出的那些无厘头的话语。

暑假时,安子濯为了见那个女孩一面,独自买了火车票去了北京,夏瑾瑜似幽魂找不到方向感一般在学校乱踱来踱去,正呆在学校是百般的无聊的时候,被体育学院的几个同学约着走去了幸福时光K歌。

唱的正兴起的时候,体育学院的一个同学同学孙洅灏很突然的跟夏瑾瑜表白,把夏瑾瑜惊得不知所措,一脸的恐慌,粉红逐步变苍白,嘴角的肌肉老抽戳着,像极了 被惊吓到的乖戾小兔,同学们都瞎起哄,孙洅灏把夏瑾瑜的沉默当成是默认了,唱着动人的情歌吻了夏瑾瑜,搞得夏瑾瑜嘴唇发紫,瞳孔放大,不知该如何回应。

在夏瑾瑜还没想好该怎么去拒绝的时候,夏瑾瑜是孙洅灏的女朋友的事已经被那天同在的同学发到贴吧上了,搞得她是一脸的无奈,这消息蔓延的可以啊,超出她范围以内的了控制,也懒得去解释了。。

安子濯正好回来,带来了女孩已经有男朋友的消息,安子濯说像傻逼一样他去了一直在等那个女孩,看到的确是两个人携手而行的场面。

夏瑾瑜心疼的望着安子濯,想去陪他安子濯喝酒,却被孙洅灏硬生生的拽送回了宿舍。

 

对了,认识安子濯时他用的那个相机,也被安子濯在那次见面送给了那个女生,后来的后来,夏瑾瑜在也没有找到安子濯第一次见面时帮她拍的照片,但是夏瑾瑜却记住了安子濯和那个女孩的爱情故事。

4.

 

夏瑾瑜和孙洅灏谈了九个月的恋爱,而这期间,她和安子濯好像同时有了一种默契,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关系,只是见了面偶尔的打声招呼,像极了只是刚认识的同学而已。

孙洅灏人很好,对夏瑾瑜很是照顾,可是在爱情不是儿戏,它有悸动,有一些无可代替,特别是90后的人,对爱情追求的更是要所谓的刻骨铭心和轰轰烈烈。

夏瑾瑜失恋很平静,就像她很孙洅灏相处一样,平静不堪,九个月里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从来没有红过脸,因为不在乎,所以容易原谅,就没有了吵架的理由。

分手没几天,安子濯给夏瑾瑜打电话,说:“瑾瑜,告诉你个事。”

夏瑾瑜的心跳的扑通扑通的,以为自己可能是她的女主角了,可实际上是,她想多了。

安子濯失去单相思的第九个月,在公共选修课上认识了白玫,安子濯对夏瑾瑜说,他对她一见钟情,他要追到她。

“真是个泛滥的主儿~~~~”夏瑾瑜搪耶他,没告诉他自己分手了,安子濯后来是在百度贴吧上看到孙洅灏的新任女朋友的时候才知道的。

5.

 

安子濯追了白玫大半年,夏瑾瑜就是他的狗头军师,为他出谋划策,量身制定了一套完美追求白玫的五部曲,堪比狗血的影视情节。

第一步,制造相遇的机会。

第二部,有共同的兴趣爱好

第三,相处产生依赖性

第四,欲擒故纵

第五,出其不意,一举拿下

为此夏瑾瑜专门去上了白玫所在的政治学院的课,故意的坐到白玫的前排,找各种理由认识和接近她,在和白玫成为朋友之后,总是不经意的提起安子濯。

当一切准备好之后,夏瑾瑜把白玫骗到了图书馆前面的小幽林里,引荐她去等待属于她的那个爱情故事的开始。

安子濯跟白玫表白时,夏瑾瑜灰溜溜的走了。

那是夏瑾瑜自编的一场戏,每个细节她都清楚,只可惜戏里的女主角不是她。

安子濯在夏瑾瑜面前练习了无数次,练习永远就是练习,永远不会成真。

6.

凉薄本性,慢慢渐行渐远随着时间的推移夏瑾瑜终深有体会。

安子濯和白玫分分和和,感情不温不火,夏瑾瑜甚少和他们联系了,即使再好的朋友,也不可天天在在一块。

后来毕业走上社会,夏瑾瑜和他们的联系就更少了,各忙各的,谁也想不起来联系谁了。

2014年的7月,夏瑾瑜家里发生了重大变化,夏爸夏妈突然离婚,好好的家庭突遭如此变化,是谁也意料不到的,思虑再三,夏瑾瑜还是决定回家陪妈妈度过这段难熬的时期。

7.

离开山东的前几天,夏瑾瑜去跟白玫和安子濯告别,他们一起去了“台北唛田”KTV去唱歌,唱到庄心妍的《断了爱了》的时候,夏瑾瑜哭了,然后就猛灌酒,喝的一塌糊涂。

“真的要走了吗?”安子濯问夏瑾瑜。夏瑾瑜点点头,要走了。

“我前天才见过你,怎么说走就走啊?”安子濯有点失落的说道。

夏瑾瑜和安子濯见面其实是在半年前了,那时候夏瑾瑜刚刚失恋,安子濯知道后和白玫去安慰她请她去吃饭了,只是因为那个渣男长得有几分像安子濯而已,不然夏瑾瑜也不会答应他。

“没有值得可留恋的了,离开了是最好的选择。”夏瑾瑜说。

“没事,后悔了再回来,在这里,你还有我们。”安子濯说到。

安子濯说完便举杯与夏瑾瑜碰杯,夏瑾瑜泪水连连,苦笑着说道:“以后怕是再也没有这般惬意了!”然后仰头,干了整杯。

他也全部喝完了,看着满满一桌的啤酒,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再也回到从前。

“再次见面,不知道是何年何日了,也许那时候,你会带着你的老公孩子,我和白玫带着我们的孩子,然后我们在一块聚聚。”

气氛有些尴尬,白玫在旁边提议说:“子濯,瑾瑜喝的也差不多了,就别再喝了,你把她送回去吧。”

安子濯点点头,就这样把夏瑾瑜送回来了她住的地方,在屋里聊了会。

“瑾瑜,你得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了,这样,也有人照顾你,你说呢?”安子濯说到。

“嗯,放心吧,遇到合适的我会好好珍惜。”夏瑾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这样回答。

安子濯起身要走到时候,夏瑾瑜从背后抱住了他,想到此刻一别,不知何时才见面的时候,“刷的”眼泪又流泪下来,安子濯也微微扬了下头。

那一刻,夏瑾瑜想到了一句歌词,“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安子濯转过头,张开双臂,夏瑾瑜上前抱住了他,他们唯一一次靠得这样近,感受着彼此的热度,可是,也仅有这一次了。

片刻过后,夏瑾瑜松开了他,说道:“快走吧,别让白玫等着了!”

“嗯,保重。”他说完走了出去,在下楼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看了看夏瑾瑜住的地方,夏瑾瑜窥着他离去的背影,止不住又流泪了。

从那之后夏瑾瑜回到老家,她和安子濯他们隔就半月通一次电话,从来没有间断过。

8.

“嗯,还好吧。”夏瑾瑜用一种相对比较轻松的口气跟安子濯讲话,好让他听起来没那么挂心。

“瑾瑜……”

“嗯?”

他停顿了好久,说:“今年九月我就要结婚了,你来吗?”

“嗯,应该会去吧。”

夏妈妈状态好了很多,她担心夏瑾瑜的婚事,四处托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夏瑾瑜也想让妈妈安心,凑和着找个人过也好,可是有时候凑和着过也难上加难啊。

“瑾瑜,你还记不记得咱两才认识的时候你说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嗯,怎么可能忘记。”

“那一定要来好不好?”

夏瑾瑜眼角有些湿润了,咽着苦涩的泪水说道:“好,我一定去。”

挂了电话,夏瑾瑜想起那年初遇的时候,九月的夏末,她看着安子濯手里拿着相机在舞台下拍照,跑来跑去的,那么多的人,唯独他的身影成了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然后她走过去问他:“同学,可以帮我和音乐学院的同学合个影吗?”

夏风吹起,凉爽惬意。

泪水羸湿了眼眶,好像在下雨。

9.

夏至未至。

九阴连绵。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憾余生不能与你共度一世summer,

惟愿幸福与你此同此在。

文.夏绯阡兰

原创QQ:1634238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