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社会暗角的噪音

Power by Neter.aspx  Belong to 经典美文  PubDate is 2015-03-13

我们向往社会和谐,憧憬其乐融融的人际关系,可是,这种和谐往往被来自于某一暗角的噪音所破坏,这种噪音就像一股腐浊臭气悠悠然不绝如缕,在人们平静和谐的人际关系中制造混乱。发出这种噪音的是些什么人呢?很难定位。

 
 在地摊书贩哪里偶然看到一本欧洲杂志,记述了发生在欧洲某个民族的一则往事。数百年来亲如一家的一个和睦村庄,突然产生了邻里关系的无穷麻 烦,本来一见面就要道一声“早安”的村民们,现在都怒目相向。没过多久,几乎家家户户之间都成了仇敌,挑衅、殴斗、报复、诅咒天天充斥其间,一个本来具有 和谐友好人际关系的村庄成了一个人人自危怒目相向的恐怖深渊。这一现象引起了教堂神父的注意,神父花了很多精力调查,终于大白,原来新搬到这个村庄来 的巡警的妻子是个爱搬弄是非的长舌妇,全部恶果都来自于这个长舌妇不负责任的窃窃私语,村民们知道上当了,不再理会这个可恶的女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村 民们以往和睦的人际关系却再也没法修复。解除了误会,澄清了一些谣言,村民间表层关系不再紧张,然而从此后,人们的笑脸不再自然,即便是礼貌性的问候的背 后也总有一双疑虑的眼神在晃动。大家很少来往,一到晚上,就早早的关门睡觉,谁也不理谁了。从此,这个村庄的人际关系变得又僵又涩,不冷不热。
 
 若干年后,村民们已经忘记了这个女人都说了些什么,甚至忘记了她的容貌和名字。说她是坏人吧,看重了她,也有点太抬举她了,但她实实在在地播 下了永远也清除不干净的罪恶的种子。说她是有意制造混乱,故意所为,但她对这个村庄也未必有什么争夺某种权利的企图。说她言辞失当,闹着玩的,那又过于宽 恕她了,她做这种事往往带有近乎本能的冲动,也给一个村庄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灾难。人们对这种人怎样去定位呢?数千年都没有办法说清楚,只能习惯性的笼统的 称其为“小人”。
 
 “小人”是什么人?谁来给它一个明确的定义呢?它的内涵和外延怎么界定?还是孔老夫子和先秦的哲学家们有智慧,他们虽没有给“小人”以明确的 概念性阐述,但作为文字记载,却早早的就把“小人”作为“君子”的反义词出现在各种文献之上。诚然,“君子”和“小人”这两个概念都有点模糊,相互间的内 涵和外延都有很大的弹性,但后世创立的大量新的社会范畴都未能完全取代先哲们这种古典的划分。
 
 先哲们划分“君子”和“小人”,是为了弘扬君子正气,提防小人作祟。但也只能是“提防”而已,至于怎样消除和惩处小人所为则阐述甚少。有人说 解决小人的问题需要提高人的综合素质,这话没错。但如果把消除小人的存在寄托在提高这些人的素质上未免有点太空泛了。提高哪个人?你怎么提高?提高到什么 程度?谁来提高?这确实是个大手笔,非举全社会之力经历相当长的时间方能奏效。从小人的所为造成的社会效果来看,人们无不气愤填膺,应当用法律惩处。可 是,小人作祟很少涉及刑法,现代民法中倒是有了造谣罪,造谣罪也只能管住小人所为的一小部分,大部分还说不上非要动用民法来起诉的程度,况且小人们作祟往 往是一团乱麻,就是起诉的主体你都很难确定。也无奈多少先贤大师英雄豪杰长叹,“近君子,远小人”。这是无奈的长叹,是社会的悲哀。远小人就是“躲小 人”,小人猖狂到非要善良的人都要躲避的程度,这不是人类社会的悲哀吗?
 
 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小人”了吗?有,《水浒传》里的杨志被小人牛二缠住了,杨志一躲再躲,实在是躲不过去了,心头怒火中烧一刀杀了小人牛 二,但犯法的是杨志,不是牛二。小人用卑微的生命缠住了一具高贵的生命,高贵的生命不想受侮辱就得付出代价,但杨志的代价付出的太昂贵,不值得,而且自己 先触犯了刑律,这种方法不足取。我认为,凡正直善良的人,对付小人作祟,须从自身强悍起来做起,不害怕招腥惹臭,不害怕群蝇成阵和阴沟暗道,在人格和人品 上用行为昭示着高贵和低贱的界限,让小人无缝可钻,无机可乘。而在法律上我们应当重视小人所为带来的社会危害,研究出一部可以根据小人造成的社会后果量刑 的法律或民则,才是最紧迫的一件大事,解决小人问题,非法律先行不可。
电子邮箱:xinxuexu@163.com
QQ:149794602
上一篇: 下一篇:自闭者的孤院
最新感言 进入详细感言页>>
用户名: 用户注册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