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禅

Power by Neter.aspx  Belong to 爱情美文  PubDate is 2013-12-07

这个夏天被分割的四零八落,木禅坐在角落把速溶咖啡狠狠喝干,然后把它踢得很远,看 着远去的咖啡罐以一种急速前行,忽然间抱着自己把头埋进膝盖哭了起来。她不允许自己的懦弱,在不相干的人眼中,她是坚强独立的。她把眼泪留在黑夜或没人看 见的角落。忽然起来傻笑起来用力在脸上擦,刚分泌出来的泪,不留一点痕迹。 

      回公寓收拾好行李,把自家的猫托付给死党。没有交代就去了一直想去的地方。她不喜欢解释,麻烦的润滑剂而已。她这样看待。去哪?都无所谓,只要有个地方暂 时来点温暖就好。这是北方线条粗犷的城市,远离它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叫嚣着,她坐上了西去的列车。看着火车上的人忽然间觉得这样一直不停下来也好,在内蒙古 一个小镇下车,找了个便宜旅店,破旧的可以当尸体的桌椅,墙上是九十年代红得明星。起来木禅点起一支烟又是这样狠命吸掉,然后咽下。黑暗中抚摸自己的脸忽 然间感觉那不是自己,那样清醒的自知啊。她一直是个懒惰的女人,喜欢的男人从来没遇见过。而慢慢的习惯了身边不怎么喜欢的男人时,又忽遭遗弃。然后死命疗 伤然后遗忘。见面笑的云淡风轻,天知道那习惯伪装的面具下藏着一个怎样的女人呢。可是女人就是女人,捉住记忆死命不放的女人。木禅自我愈合的能力比较强, 我一直认为她一直爱着一个男人,沉默的,会抽烟的,给她买棒棒糖的男人。

 

       清晨告别这个这个旅店,搭上一辆运货车,司机是标准的北方男子,年纪可以当自己的父亲,笑的时候眼睛周围有点皱纹,木禅忽然觉得这个笑容有点晃眼。是和爸 爸一样的温暖。一路上司机说着风土人情,在一个更为偏僻的小镇木禅告别了司机大叔。大叔说小姑娘别跟自己过不去。木禅点头微笑。抬头眯起眼睛看着蓝的不可 思议的天,笑了。木禅寄居在一牧民家里,白天和牧民的孩子一起放羊,躺在草上,看着绿的绚烂的色彩,心里满满的都是绿色。夜晚给房东小孩讲故事。这样日子 平静祥和,满心的蓝色和绿色木禅带走了。

        在秋天木禅回来了,看着自家的猫肥了一圈,木禅抱起来说,减肥赶紧减肥。他要结婚了,木禅。死党看着和猫玩耍的木禅,他要结婚了。死党再次强调一遍。木禅 站起来说知道了。那你想办法啊,死党恨铁不成钢。那你要我怎么办,一哭二闹三上吊,求他回来。木禅笑着说。

       木禅在他举办婚礼的那天,独自去了以前约会的湖边,眯起眼望着天,一切该结束了,木禅把他送的东西扔进湖里,掉头向公寓走去,忽然眼里有颗泪,但很快就被风吹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