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树的眼睛

Power by Neter.aspx  Belong to 经典美文  PubDate is 2013-10-30

杨树,是一种普通的树,马路边,国道旁,原野上,都有。它们朴实无华,人们几乎不记着它的存在.
  我却忘不了,忘不了白杨树,忘不了它的眼睛,忘不了白杨树的眼睛。
 
  多年以前,有一次,我偶然地站在了公路边的白杨树下,不经意地审视了一下它的样子,忽然,我震撼了,我记住了,我发现了白杨树的眼睛,大大的眼睛,多多的眼睛,也在注视着我。
  白杨树,最多的地方,是出了繁华的城市以后,国道和省级公路的两旁,它们壮观地列着队伍,一排一排的,像是雄壮的、高耸入云的护兵,无尽地向前延伸,绵绵不绝。
  白杨树,挺拔的树干,直直的,大大的树冠,像是巨人的帽子,银白色的叶片,在微风中摇晃,发出哗哗的声响,阳光的照射下,迷离地闪烁着,巍然地屹立在那儿。它的根系发达,不怕寒流,抗风固土,是多用途的树种,常常用作行道树。
  那眼睛,是树的伤痕。
  在白杨树小的时候,为了增加树干的长度和完满度,加速树的生长,以获得高干无节的良材,在当年的春季,用锯子,或者用刀,把它们的侧枝砍掉,伤口愈合后,就形成了伤疤,像是我们人类一样的眼睛。
  那是伤疤,树的伤疤,是人为的伤疤,虽然人们的愿望,是为了让它们快速、挺拔的生长。
  因为被伤害,所以形成了伤疤,所以形成了眼睛。
  在肢节被砍掉的时候,它们肯定很疼,一定会流下眼泪一样的树液,点点滴滴,一定是在哭泣。纤细的枝干,是它们的胳膊,嫩绿的叶片,是它们的手。被砍掉 了手臂的创伤,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的痊愈,期间,又被风霜,被雨雪,摧残和侵蚀,最后,形成了明显的伤疤,形成了眼睛。皲裂的树皮,生成眼睛的轮廓,砍 掉的枝干基部,形成它的眼眸。一个伤口,是一只眼睛,一个伤口,又是一只眼睛。那些眼睛,睁得大大的,从不闭合,也可能是在沉思,也可能是在凝视。
  那满树的眼睛,不规则的,长在树的身上,前后左右,从树干的腰部开始,往上,全是,一棵树上,多的,有几十只。
  那眼睛,有大有小,平静而深邃地望着我们,望着过往的行人,望着过往的车辆,望着唧唧喳喳的鸟儿,也望着冬天呼呼地北风,和飘然而下的白雪。
  眼睛,满树的眼睛,公路边的白杨树的眼睛,好几十公里,甚至是几百公里,那是真正眼睛的世界,像是我们人类一样的眼睛,就是没有精神,有一些郁抑。